蜀魏的最后一戰經過如何?鄧艾為何會勝利?
2020-11-16 14:51:50 武圣人 張飛 劉備 關羽

  蜀軍攻魏曠日持久的戰爭斷斷續續達30年,給蜀國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人力和物力損耗。不談別的,光軍糧一項開支就大得驚人。有研究者舉諸葛亮第一次北伐為例: 蜀兵有10萬,按每人每日口糧5升計算,日耗糧5000石,一個月內,要耗糧15萬石。如運糧者每人背負兩石,那么供應10萬軍隊一個月的糧食就需要7.5萬人去運輸。

  因此,諸葛亮第一次出師北伐,劉禪詔書中“付之以專命之權,統領步騎二十萬眾”,很可能把運糧者也包括在內了。即使按5萬人參戰算,所需軍糧及運糧者也同樣驚人。另外,運糧者同樣要吃糧。如果運糧者每日也需5升左右,那么運糧者的人數就遠不止7.5萬人,而一個月消耗的糧食也就遠不止15萬石了。

  也許正是受運糧者口糧問題的困擾,諸葛亮才想法制作“木牛流 馬”。在魏、蜀、吳三國中,蜀國本來最小最弱,而魏是最強大的國家。以最弱小對抗最強大,最終只能是自己滅亡,而百姓不堪其擾又會加速其滅亡的到來。至于蜀國百姓的生存情況,可通過蜀《士民簿》窺知一斑?!妒棵癫尽份d:

  (蜀) 領戶二十八萬,男女口九十四萬,帶甲將士十萬二千,吏四萬人,米四十余萬斛,金銀各二千斤,綿綺彩絹各二十萬匹,余物稱此。

  這就是說,蜀國百姓平均每九人要負擔一名戰士,七家要養活一個官吏,其生活痛苦可想而知。 故東吳使者薛珝在談及蜀中見聞時說:“入其朝不聞正音,經其野民皆菜色?!?/p>

  吳人能看到的情況,魏人當然也能看到。至姜維退據沓中時,曹魏君臣料定蜀國已不堪一擊,于是決定出兵滅蜀。

  魏景元三年 (蜀景耀五年、吳永安五年、262年) 夏,司馬昭統觀全局,對滅蜀攻吳之事作出規劃和部署:

  今宜先取蜀,三年之后,因巴蜀順流之勢,水陸并進,此滅虞定虢,吞韓并魏之勢也。計蜀戰士九萬,居守成都及備他郡不下四萬,然則余眾不過五萬。今絆姜維于沓中,使不得東 顧,直指駱谷,出其空虛之地,以襲漢中。

  彼若嬰城守險,兵勢必散,首尾離絕。舉大眾以屠城,散銳卒以略野,劍閣不暇守險,關頭不能自存。以劉禪之闇,而邊城外破,士女內震, 其亡可知也?!谑钦魉姆街巳f,使鄧艾自狄道攻姜維于沓中,雍州刺史諸葛緒自祁山軍于武街,絕維歸路,鎮西將軍鐘會率前將軍李輔、征蜀護軍胡烈等自駱谷襲漢中。

  在滅蜀戰略中,司馬昭依然把隴右作為兵力投入的重點區域,并把姜維當作勁敵。為防姜維支援蜀中,確定先堵塞沓中至武街 (即漢下辨縣,在今成縣西北30里) 的通道,并搶先占領陰平橋頭 (今文縣南門外白水江橋)。

  景元四年 (蜀炎興元年、吳永安六年、263年) 八月,鐘會統12萬魏軍出洛陽,九月至長安,而后分三路由子午谷、駱谷、斜谷南下,會攻漢中。此前,隴右魏軍已先動:鄧艾率3萬多軍隊出狄道開向甘松 (今迭部縣一帶) 和沓中; 諸葛緒率3萬多軍隊由祁山開向武街和陰平橋頭。

  這時的蜀國,后主劉禪因受宦官黃皓等的蒙蔽,直到魏軍逼進國門前,才趕忙調集軍隊進行防御。他派右車騎將軍廖化領兵去增援姜維,派左車騎將軍張翼會同輔國大將軍董厥增強對陽安關口 (陽平關) 的把守。

  九月初,鄧艾為牽制姜維,令天水太守王頎以1萬軍隊為東翼攻沓中,令隴西太守牽弘以五千軍隊為北翼,經洮陽(今臨潭縣)攻沓中,令金城太守楊欣以五千軍隊為西翼,從洮陽向甘松攻沓中,自己則率主力1萬多人緊隨牽弘之后,入沓中與姜維決戰。

  蜀將廖化受命增援姜維,途中傳來魏將諸葛緒所部已到建威和準備攻陰平的情報。為防萬一,他不再前進,而是在陰平布陣以待魏軍。這一等就是一月多。當時,鐘會率領的魏軍主力已進入漢中,正在向陽安關口前進。

image.png

  鄧艾的軍隊也就在這時擊敗了姜維。沓中戰敗后,姜維帶殘兵取道漒川口 (在今迭部縣白龍江流域)撤往陰平,準備先與廖化會合,再奔援陽安關口。同樣是在行軍途中得知陽安守將蔣舒獻關降魏的情報。

  于是,姜維和廖化改退劍閣 (在今四川劍閣縣北),準備倚仗劍門天險進行固守。由于姜維和廖化到劍閣及時,鐘會的東路軍被阻擋在劍門關外。但鄧艾率領的魏西路軍卻一路直進,到達了陰平。鄧艾得知鐘會在劍閣受阻,便給司馬昭上書,提出自己攻蜀的設想: 由陰平向東南,翻越秦嶺,進攻蜀軍防守薄弱的江油戍(在今四川江油縣東北)。他認為這段路險絕難走,但可直抄成都,插向蜀國的統治腹心。另外,他還認為這樣做會誘使姜維、廖化等離劍閣去救涪城 (今四川綿陽東北),以便鐘會突破劍閣。

  艾上言:“今賊(指姜維) 摧折,宜遂乘之,從陰平由邪徑經漢德陽亭趣涪,出劍閣西百里,去成都三百余里,奇兵沖其腹心。劍閣之守必還赴涪,則(鐘)會方軌而進; 劍閣之軍不還,則應涪之兵寡矣。軍志有之曰:‘攻其無備,出其不意?!裱谄淇仗?,破之必矣?!?/p>

image.png

  司馬昭認為鄧艾這個設想可行。于是有了鄧艾偷渡陰平之事。農歷十月,北方已經入冬,隴南天氣亦涼。鄧艾率精兵1萬,攜帶開路工具從陰平出發,另有2萬大軍運輸糧草緊隨其后。大軍先沿白龍江東行,進入景谷道,再上摩天嶺,開始了邊開路邊前進的艱苦跋涉。史書記載說:

  (鄧)艾自陰平道(指景谷道)行無人之地七百余里,鑿山通道,造作橋閣。山高谷深,至為艱險,又糧運將匱,頻于危殆。艾以氈自裹,推轉而下。將士皆攀木緣崖,魚貫而進。

  鄧艾行軍途中,遇險峻難越之地,便懸車束馬,造作棧閣。今四川江油市東北馬角鎮北有馬閣山,是鄧艾懸車作棧閣的地段。今文縣東南青塘嶺到四川平武縣之間有“左擔道”,意思是狹窄到連挑夫都只能用左肩挑擔而不能換右肩的道路,這條小道據說也是鄧艾為行軍所開。

  鄧艾所率魏軍在陰平以南的崇山峻嶺中行進,越過千難萬險,最后抵進到果陽壩 (在今四川青川縣境),擊敗并俘虜了自劍閣回援江油的蜀將馬邈。接著,在攻克了江油后,向綿竹 (治今四川德陽市北黃許鎮) 挺進。

image.png

  時守綿竹的蜀國將領是諸葛亮的兒子諸葛瞻,他在鄧艾到來前將軍隊北推到涪縣,準備在這里與鄧艾決戰。由于涪縣為人蜀通衢,尚書郎黃權認為應預防萬一,建議諸葛瞻趕在鄧艾前占據險要。但諸葛瞻不聽,結果使鄧艾軍輕而易舉地進入了平原地帶。鄧艾揮兵擊破蜀軍前 衛,在逼迫諸葛瞻退往綿竹后,派人送信勸諸葛瞻投降。諸葛瞻殺掉鄧艾的信使,表示要與綿竹共存亡。于是鄧艾下令魏軍攻破綿竹,將諸葛瞻殺死,緊接著過綿竹進攻成都。

  魏景元四年(263年)冬,蜀后主劉禪在成都城北向鄧艾投降,蜀國滅亡。

  劉禪投降后,在涪城(涪縣城,在今四川綿陽縣東涪江東岸)堅守的姜維與張翼、廖化也投降了鐘會。至此,三國鼎立的局面演變為魏吳兩國的對峙。而鄧艾偷渡陰平的滅蜀之戰,也成為古代著名戰例。

  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辽宁麻将攻略 八肖期期中免费资料 江西时时彩 追号技巧 闲来麻将怎么开启定位 贵州神奇麻将下载 九乐棋牌完整版 有江西快三的台子 排列五历史查询结果 qq麻将没有声音 湖北大家乐麻将官网APP 腾讯炸金花官方下载 福彩天天选4开奖号码 河北福彩快三技巧 福彩排列七开奖号码 重庆麻将成麻怎么打 腾讯棋牌麻将下载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介绍